前世债今生还

第一次在灵异网站写自己编的故事,欢迎鬼话连篇系列!如果好看就点个赞吧!

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的天津卫,苏家大小姐苏婉儿在一次元宵灯会上邂逅了一个以打鱼为业的穷小子顾白,从此两人坠入爱河,被苏家大老爷苏震天知道后大发雷霆,便打算打断捕鱼小子顾白的双腿,此时却被苏婉儿的贴身丫鬟诺诺偷偷听到了,便告诉了苏婉儿,苏婉儿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只要他父亲想做的,无论用任何手段都会去达到目的,当顾白夜晚再爬过后墙与苏婉儿幽会时,苏婉儿便对顾白说出了父亲的打算,顾白听到后感到十分恐惧,无奈之下,顾白便说要带苏婉儿离开这里,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

苏婉儿有些犹豫,她知道父亲只有她自己唯一一个亲人了,但她又不想与顾白分离,(顾白自幼母双亡,被叔叔拉扯长大,后来在一次出海打渔的时候,他的叔叔遇到了意外,人与船皆被打翻在海里,从此顾白便一个人考打渔生活),看着顾白恳求的眼神,她又想了想,最后便在诺诺的帮助下两人逃离了这里。临走之前,苏婉儿只留下了一封对父亲告别的信。

后来这件事被苏震天知道后,愤怒之下心急攻火吐了一地血,他本身就因为这些年的辛苦劳作,烙上了耐以治愈的疾病,这次又发生这件事,使他的身体从此大不如前一天比一天衰弱,丫鬟诺诺也因帮助小姐逃走,挨了二十大板,变得奄奄一息。

苏婉儿的父亲以前也是个穷小子,从小变因吃不上饭的问题,而厌倦了贫穷,长大后便开始混码头,在天津卫名声日益显赫,后来因为因为遇到了叶将军的千金也就是苏婉儿的母亲叶云云,便从此金盆洗手,用自己多年积攒的财产做起了卖茶的生意,慢慢地这些年干的也是风声水起,后来在苏婉儿五岁那年,自己的母亲因为得了伤寒,最终离开人世。

叶云云临终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苏震天照顾好自己的女儿,不要让她受到任何委屈,最后笑着含泪离开了。苏震天本来就特别宠溺女儿,自己的妻子离开后,更是对女儿宠爱有加,不让她受一点委屈,自己女儿任何的要求,都会极力满足。但唯独在婚姻这件大事上他湮灭了自己女儿的希望,他自己的苦日子过够了,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再走一遍自己的老路,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在这唯一一次拒绝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女儿。连让令他唯一可以乐观生活的希望都被人带走了,慢慢地苏家败落了下来,最后管家给下人们发了些钱,遣散了他们,直到苏震天去世的时候,名震天津卫的苏家只剩下了一个空荡的大宅子。

丫鬟诺诺虽然挨了二十大板,但看到苏震天因失去女儿的样子,而羞愧不已,一直尽心尽力伺候着老爷。直到苏震天去世的最后一刻。她才离开了苏家。最后进入寺院剃度为尼。

苏婉儿和顾白来到了关东定居下来,苏婉儿把自己带来的首饰全部卖掉,把这些钱交给顾白,鼓励他做生意,苏婉儿从小看着父亲经商,所以从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便帮着顾白慢慢发展起了家业,十年过去了,已经到了民国时期,顾家成了当地的大户人家,此时的苏婉儿已经二十七岁了,十年间苏婉儿怀下两个男孩。

这十年间的风霜雪雨,虽然苏婉儿早已没有了当年那般绝世容貌,但依旧韵味犹存,她过的并没有想象般呢么美好,但依旧知足,这种日子本来挺好,直到有一天……

山上的土匪早就盯上来顾家的财产,这一天,土匪头子铁枪便带着手下兄弟来到了顾家的宅子,浩浩荡荡闯了进去,他们这帮土匪做事并不算太绝,只抢大户人家,不抢百姓,能不杀,则不杀,财产也是抢一半,留一半,但这天他们抢完财产准备收工时,却发现了在一旁哭泣的苏婉儿,土匪头子铁枪瞬间被苏婉儿的美貌给迷住了,便叫手下把苏婉儿捆起来打算把她扛回了山寨。两个小儿子哭着向前阻扰,拿起手里的石子扔向了铁枪,铁枪的头被石子砸出了血,一气之下铁枪开枪打死两个救母心切的儿子,两个儿子惨死于院子之中,愤怒与悲伤立刻涌上了苏婉儿的心头,她决定复仇。当顾白从外地经商回来时,迎接他的却是一场令终生难以忘怀的局面……

苏婉儿被带到了山寨,山寨们的弟兄们晚会上开起了庆功宴,苏婉儿被捆绑在一旁关在了铁枪的房间,她在思考着怎样复仇,她只想杀掉铁枪,那个亲手打死了她两个儿子的男人。她知道晚上要面临着什么,必须要使用一些措施了。

当铁枪醉醺地来打算解开苏婉儿的绳子与她共度这美好春宵时,他突然间被眼前局面吓得目瞪口呆,此时的苏婉儿满脸的刀伤与血痕,不堪入目。她为了守住自己的清白,用桌子旁的匕首把自己活活地毁容了,铁枪见此情景,本想一枪崩了苏婉儿,但又想了想,便叫人把苏婉儿扔出了寨。走之前苏婉儿露出了邪魅的一些,谁都不知道她把那把匕首倒着插在了铁枪的枕头下面,喝醉了的铁枪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枕在这个他睡了多年的枕头上。婉儿并没有离开寨子,她想亲耳听着寨子里传来铁枪的死讯,终于一个半个时辰过去了,本来带着醉意的寨子立马变得灯火透明请来,一群人说起来铁枪的死讯,婉儿这时才放心地离开了这里。她失去了两个儿子,又毁了自己的脸,本想自己跳崖自杀就此了结,但又想起了顾白,她知道自己还有顾白,虽然自己毁了脸,但顾白应该不会嫌弃她的。

于是她又来到了自家的宅子,但令她惊讶的是,开门的人除了顾白,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年轻的女人被苏婉儿的样子吓到了,顾白也有些惊讶,但还是认出了她,苏婉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等待她的却是她意想不到的冷水,顾白不但不询问婉儿的安全情况,反而装作不认识她,嘲讽她现在的样貌,婉儿彻底心寒了,她之前早就看到顾白常常和那个女的混在一块,每次问他,他都会说是自己的生意伙伴,婉儿便数次选择信任了她,但却没想到自己刚被人掳走,他就把这个女人带进了家门,看来早就恨不得让自己离开这里了,如今自己又毁了容……她淡淡一笑,依然选择了离开这里,如今她唯一的生存希望都破灭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走了自己父亲一遍的相同的人生路线,她却不知她和她的父亲一样,都是自己最后一个对自己重要的人,以背叛的形式离开了自己。顾白背叛了她,她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她想起了当初顾白说要带自己私奔时的情景,想起了顾白对自己说永生永世疼爱自己时的情景,她傻傻地嘲笑着自己当初对他的信任。

她是真的要崩溃了,当初自己为顾白付出了这么多,为了他,她甚至抛下了父亲,自己唯一的亲人,她把自己仅有的首饰卖了,给顾白当发家的资本,甚至为他付出了十多年的青春,如今却换了一场空。顾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她在心里面咒怨着,十年间,她偷偷回到家里一次,那时父亲已经去世了,整个宅子,只剩下一个看家的管家,管家把婉儿走后,发生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并说老爷生前最放不下的人就是她。婉儿当时伤心欲绝,在自己父亲坟前整整跪了一个晚上,被管家生生拉回去的。

终于婉儿在自尽之前分别到了自己儿子与父亲的坟前,祭拜了一下,诉说自己想说的话,便带着自己的仇恨跳下了绝情谷。

顾白,今你负我一世,我定要负你万世。

1945年一个叫顾子苏的人大学生在结婚之夜离奇死亡,据说他是被鬼吓死的,1970年一个叫顾苏墨的人在新婚之夜离奇死亡,2005年一名叫顾苏云的男学生,在新婚的前一夜,被一个道士找到了他,道士说,他对比了以前的两个离奇死亡的新闻事件,两位死者八字相似,名字相似,死法相似,通过上香查事发现他两人互为转世,并在之前的一世结下了一段很深的孽缘,从而被厉鬼缠身诅咒,每当新婚交合之夜,必定七窍流血而死,而你正是他们的下一世,如今厉鬼依旧以诅咒的形式缠绕在你身边,听说明天就是你新婚的日子,所以明天必是你的死期,这个诅咒很惨,代价是永世不得超生,破解的方法则是让她魂飞魄散。当然破诅咒的同时对破咒人的反噬也很大,你想怎么做?

男生有些害怕,他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女鬼,会下这么狠毒的诅咒,自己的确在这几天晚上经常梦到一个陌生女子,女子在梦里对他说:顾白,你负我一世,我定要负你万世!

终于到了新婚之夜,道士已经布下阵法,当厉鬼显身之际,阵法已经发挥作用,道士这时却出来对厉鬼说道:“女儿啊,你应经害了他两世的幸福了,仇是该放下了,复仇真的让你感觉到快乐了吗,你毁掉的可不是一个人的幸福,而是一群人啊,他也有需要自己孝敬的父母啊”,这时女鬼突然哭起来,她流泪了,她已经近一百年没有流过累了,她真的太累了,带着仇恨,一直存于人世,这时道士一挥手,顾苏云,顿时想起了前世的记忆,这时顾苏云竟然直径走过去,抱起了女鬼,哭着说:“对不起,是我前世负了你,如果我的死能减少一些你的仇恨的话,那我献出我的生命!”

其实在顾白赶走苏婉儿不久时,那个女人莫瑶就和一个日本商人勾搭了上,并骗走了他剩余的全部财产,那个莫瑶一开始就是那个日本商人的一颗人肉棋子,为了吞并顾白的产业做目的。当顾白又变回那个当初的穷小子时,才想起了苏婉儿当初对他全部的好,最后自己羞愧不已,服药自尽了!

终于女鬼发下了自己的仇恨,但这也代表着她要魂飞破散了。她的身体开始逐渐消失了,道士见此情景,赶快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心,用掌心画出了一个阵符,然后盘腿坐下,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什么,慢慢的女鬼的身体颜色又开始加深,而道士却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像一具干尸,顾苏云好像看明白了,道士打算代替女子魂飞魄散,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一阵风吹过,弄得顾苏云闭上了眼睛,但他睁开眼时,女鬼和道士都已经不见了,他张开了自己的手掌上面写着一行血红色的字:好好活着,他知道那是她的字,她还是爱他的,即便她充满了恨意,但也无法湮灭她对他的爱,当怨气消散时,魂魄便只剩下了爱啊!就这样顾苏云含泪而笑!

注(道士和女鬼并没有魂飞魄散,而是进入了新的轮回,道士使用了此咒法,震惊了天道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因为此阵法就是魏无羡发明的,被魏无羡列为禁术,禁止弟子再去使用,结果此番举动便震惊了得道成仙的魏无羡,他帮助弟子与女鬼化过了这一劫,直接送他们去了轮回之湖!)

好了,我花了4个小时写完的凄美的鬼故事终于写完了,有什么想评论的吗,真实我自己写的,我发誓,只不过一次性速写,所以有些字句不通顺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