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老家吉林怪异事件之人怀蛇胎

今天我说的这事是发生在东北吉林省松原市巨宝镇靠山村的事,也就是我老家的事。当事人至今还在。这个事件很怪异但却绝对真实。故事发生在70年前,我奶奶在世时经常提这事。当事人至今已经80多岁,她的小孙女还是我妈妈的学生。

言归正传,今天我要说的这个故事是人怀蛇胎的怪异事件。其实人怀蛇胎这事本身没啥稀奇的,但此故事的怪异性体现在当事人是梦里怀孕的,而且是梦里怀孕怀蛇胎的。

我奶奶说,她小时这事传的满屯子人都知道,故事是这样的,我们村有一户姓孔的人家,家里特别穷,都将近20岁了还没娶老婆。

70多年前,20岁没娶老婆的那是要被人说闲话的,我爷爷奶奶结婚时,我奶奶才16岁。所以20岁还没结婚那是大问题。孔家亲戚开始各种求媒人介绍,终于找到了个老婆,但是结婚前对方不知道孔家这么穷,婚后才知道一穷二白的,啥也没有,下雨天房子都漏雨。

眼看这日子越过越差,孔家的新媳妇就开始抱怨上了,各种不满。做饭时砸锅砸盆的,老孔也不敢说话,生怕惹老婆生气。这在我们东北叫怕老婆。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没盼头的过着,直到有一天天下大雨,孔家媳妇去大门外顶着雨抱柴火(我们东北农村长年烧玉米秆俗称柴火或苞米秆子),就这抱柴火的功夫,从她身旁的路上走过一个穿中山装的男的。

这男的长的特别俊,孔家媳妇顿时起了歪心,心想“这要是能和他过日子多好”。她看那个男的时那个男的也看了她一眼,但是想归想日子还得过。孔家媳妇抱完柴火就进屋了(东北柴火存在屋里)。

当天晚上在炕上睡觉时就做梦了,梦见那个男的来找她了,她们在梦里就发生性关系了,这原本就是梦嘛,孔家媳妇也没太当真,但从这以后他就越来越看不上自己男人,总感觉自己男人啥都不行,长的还不好看,于是就开始炕头一个,炕梢一个,分开睡。就小夫妻闹不开心,分开睡原本是很正常的事,但对于孔家这可不同寻常,因为每到晚上孔家媳妇就会梦见那个抱柴火时看见的男人来找她,而且每次都发生性 关系。

一来二去的孔家媳妇越来越越感觉不对了,越想越害怕,大半夜都不敢睡觉,也不炕头、炕梢睡了。就是害怕,老孔问她咋回事她还不说,直到她自己发现自己怀孕了才和老孔说这些事,老孔听了根本就没信她说的这些怪诞事情,只当她是在开玩笑。但是老孔也发现老婆到了晚上惧怕的不行,而且频繁的说梦话。询问老婆时老婆依然说的和以前一样,就是梦见那个男人来找她并在梦里和她做爱。

老孔这才察觉到事情不对。于是马上找我们那出名的“小李老道”,问他该咱办(小李老道是我奶奶他们那个年代出了名的阴阳先生而且懂奇门遁甲术还会算命,我奶奶说这小李老道有个特点就是每次出家门摆事,肯定是在帽子上插两根野鸡翎,说是辟邪)。

这小李老道用奇门遁甲一推算说这是精灵作祟,但不确定是什么精灵,又仔细问了事情的经过,于是判断出这怀孕肚子里的肯定不是正常婴儿,应该是那精灵的孩子。

于是用朱砂笔写了两道黄符,交待老孔回去以后把黄符放在碗里烧化之后倒入清水给妻子冲服。并说,如果肚子里的是正常婴儿那这符水喝了不会有事,但如果肚子里的是那精灵的婴儿那会导致流产。

于是老孔回家告诉妻子就照做了,果然,第二天老孔老婆流产了排出一堆已经成型的小蛇。这可吓坏了老孔夫妇,赶忙请小李老道到家里来处理。

小李老道到了老孔家就说,这是蛇修炼成精灵了,现在把它孩子打掉了它肯定会再来的。

这一说可把老孔夫妇吓坏了,赶忙问咋办。小李老道说动物成精,但是如果房屋门窗关闭它们是进不来的,它们只有一个途径可以进来,那就是从烟囱。

于是小李老道出了个主意,待天黑时分小李老道和老孔准备好了筛子(筛子是东北用来筛粮食的一种工具,网状的工具)和柴火。

因为老孔老婆知道那精灵每晚都啥时来,所以待时间到来时前,老孔老婆通知老孔和小李老道,他俩的工作就是把筛子扣在烟囱上并用土块压好,防止进入烟囱的蛇跑掉。老孔老婆整晚不要睡,不能蛇精入梦的机会。

就这样到临近清晨,老孔开始向烟囱填柴火。老孔整整烧了一上午。又等过了中午,炕还热着那,小李老道说可以扒开炕看看,这精灵是不是在炕里熏死了。于是老孔和家里亲戚一起把火炕扒了,果然在烟囱洞里找到了一条青蛇。

这事是我奶奶亲口叙述,当事人老孔太太和老孔还在世。而且他孙女是我妈妈的学生。把这事写出来不是为了故弄玄虚给社会添乱,是希望能展示给更多人,希望大家从这事件中有所感悟,这精灵并不是无缘无故找到人的,而且我们人心先动而后精灵才动,试想如果老孔媳妇如果当初不动色心那或许就不会有这么一档事了。

再就是大家还需要留心梦这东西有时的确是在向人传递着某些信息,而这些信息也值得我们关注。古代人整理出了周公解梦、奇门遁甲占梦、近代西方心理学界又搞精神分析释梦等,这些都是在传递给我们讯息,即我们需要关注我们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