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鬼洞寻尸,牵出一桩逆天改命邪事!

一个人的存在与否,对于亲近的人来说,可能是一种生命中刻骨铭心之重,而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或者耳边轻轻拂过的某一个名词。他的去世对于家人也许是呼天抢地,对于不相干的人,只是电脑上删除一个名字,手指轻轻一敲,就此烟消云散。每个人在社会上做着自己相应角色的工作,每天勤勤恳恳,日复一日,如果有一天,突然不做了,整个运转系统会自动再找一个人进来填充,继续运转下去,你的去留,只是一个新闻,一个消息,甚至什么都不是,在一个分工愈发精细的社会面前,一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微不足道。

就在今年春节,回家吃团圆饭的时候,在饭桌上听到一个故事,故事本身并没有多少玄妙的地方,是关于寻尸的一个案子。大约是五六年前,有人找到绍兴一个师父,要找一条十年前的尸体。对于我们门里来说,寻尸体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于是也就随便答应了下来,但是按照应有的程序做足了功课,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甚至问神打卦都显示一团雾水,难以寻觅。究竟是什么尸体,这么的难找,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具尸体屡找不获。通过熟人的介绍,他们找到了我们乡下的一个人,这个人和我们家不熟,只知道是姓古,一个在我们当地不多见的姓,家里原先是开棺材店的,后来禁止土葬之后,就坐一些寿衣骨灰盒的生意。他不是我们门里人,是湖南排教那一路下来的法术,所以平时来往不多,这个故事也是听他儿子自己吹出来的。

排教法术最重水法,设坛行法必须借助于水,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以我们对古老头性格的推断,那家一定花了不少钱,当天晚上古老头就开坛行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据古老头说,尸身和魂魄都被压在一处鬼洞之中,所以血灵寻尸找不到,招魂问尸也找不到,这次费了好大劲才查到尸身和魂魄所在,连自己坛上的兵马都伤了好几位,如果要找,恐怕危险更大。古老头嘴里所说的鬼洞,是排教中的行话,后来我请教门里的前辈,才知道,鬼洞,是一些民间巫教中,巫师自己炼法的场所,往往一个地区的巫师,真正能够符合入山修炼的地点就那么几个,常年累月一代代的巫师在那里练法炼术,而这些巫术,往往又都偏于阴邪,所以那个地方渐渐的积聚了很强的一股邪怨之力,普通人只是随意经过,就有可能中煞,如果误入其中,恐怕命都难保。根据古老头的耳报神的描述,听起来应该是在一处大山之中。具体地址则难以得知。

死者的家属当时回忆起,死者当年生意失败,将改革开放初期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产业赔个精光,精神抑郁,一天突然不辞而别,三个月后写来一封信向家里报平安,说自己在云南当地的一个小村庄放松心情,希望家里不要来找他,之后每个月都有一封信写到家里,之后最后来了一封长信,就再无音讯。根据最后一封信的邮戳,是在云南缅甸交界的一个县城发来。家人事后久等不到,也曾经亲自到那里去寻找过多次,但都是无功而返。几经周折,家里人也累了,当时生意失败欠下的很多债也还没还,于是也渐渐的就把这件事放下,毕竟活人的事更是当务之急。死者的老婆也是一位倔强性格的女性,硬是一步步将债务还清,工厂重新做起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改观,到了她儿子的手里,现在已经是一家市值过多少我也不懂得上市公司,看到今日的成就,想起当年白手起家的老爸还尸骨未寒,不禁悲从中来,于是就根据父亲写来的十多封信,四处找人重访父亲当年的行踪,果然也有了一些线索,但是所有的线索到了这个边陲小城之后,都划上了一个句号,当地没有人记得有这么一位南方人来过,也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让人们可以追寻。到了这里,似乎就到了世界的尽头,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找既然找不到,于是家里人又开始借助于神秘的力量来想办法,这几年各类大师也都找的不少,结果依旧是无功而返,直到最后找到了古老头。听到古老头对鬼洞的描述,到和他们当日在边境小镇所看到的周遭景色颇有几分相似,于是力邀古老头随他们再去那个县城一趟,古老头当时已经六十多快七十了,听到要车马劳顿这么远,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当然是老大的不愿意,但是最终还是去了,带了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同上路。

到了那边县城之后,稍事修整两天,古老头就带着儿子,围绕着县城,一圈又一圈的转,连续转了几天,终于锁定了县城西北角的一处高山,根据地势判断以及当地老人的传说,这个山中最容易有鬼洞存在,根据当地老人口传,他们小时候,就常被大人告诫不可以随便上山,说是山上有山精鬼魅,一旦上了山就回不来了,他们的同辈之中,也有不信邪的,进山打猎伐木,最终也往往都是大病一场,甚至性命不保,久而久之,这座山就成了当地的一个禁区,看到他们要上山,都力劝他们还是绝了这个念头,别去找麻烦。

古老头又利用自己的占法,几经研究,最终确定鬼洞应该就在山中,于是只带了死者的儿子和自己的儿子,三个人打点了行装,准备了一系列露营的工具,进山了。刚进山时,这座山和其他的荒山没什么两样,可是随着朝山里走,慢慢的四周起了变化,原本布满落叶的的地面,时不时的会出现几堆乱石堆,一看就知道不是自然形成,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看似不高的山头却始终没有走到。古老头首先发现不对,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随手用地上的碎石,在身边的树干上刻下一个记号,没多久,古老头发现,那颗刻有记号的树,又出现在了眼前。看到这样,古老头随即挥手让其他两人停下,开始仔细观察起周遭的环境来,眼前除了茫茫的树林和一堆堆的乱石,好像并无两样,古老头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卷红绳,将乱石堆,一个接一个的连接起来,等到全部连接完毕,愕然发现原来看似杂乱无章的乱石堆,竟类似某一种阵图,古老头是排教中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阵法极其类似他们教中的一种阵法,但是又略有不同,既然形似,破法也应当相似,于是古老头,将红绳的两端并在一处,压在脚下,从包里拿出一个扁担,在地上划了不知什么东西,嘴里念念有词,猛地对着正中的那堆石头大喝一声,原先连着石头的那些红绳应声而断,古老头让他们一个牵着一个,继续往山上走,大约又走了十分钟左右,果然三人来到了一个黑魆魆的山洞之前,古老头说了一声,鬼洞应该就在这里,死者儿子听古老头这么一说,拔腿就想往里进,古老头猛地一把拉住他,表情异常严肃,“你找死啊,鬼洞里面不知道积聚了多少历代巫师炼法的秽物,稍不小心,就会着了道,里面常年空气不流通,也不知道有没有有毒的气体,你这样贸贸然的进去,想送死吗?”

被古老头这么一吓,死者儿子立马僵在了那里,没想到找到了鬼洞,还不能进,自己父亲的骸骨也许就近在咫尺,这种感觉比找不到尸骨还要难受。古老头一看就猜透了他的心思,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收了别人的钱,就要把事情给办好,古老头转过身去,叫他儿子从随身带的一个箱子里,取出一个布袋子,伸手往里面一抓,布袋里竟然抓出了一条蛇出来,古老头用刚才剩下的红麻绳系在蛇身上,放蛇慢慢的进洞,蛇爬的速度很快,一会儿绳子就去掉了一大圈,突然间绳子不动了,只留下古老头三人呆呆的看着洞口。

古老头这条蛇已经跟随他多年,每天除了喂食食物之外,还特别以排教独门配方调制辟邪药粉混在食物里给他吃,所以灵性非常,普通邪物根本不在它的眼里,可是今天进洞没多久就出现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古老头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自己多年的宠物出了事,古老头自然也是紧张非常,于是决定自己下洞看看,取来大捆的麻绳,将自己腰绑住,这个麻绳是以朱砂浸泡多日,选取正午的太阳晒干之后,再加以祭炼而成,古老头在下洞之前,关照随行的两个人说,下洞之后,不管洞里有什么声响都不要理睬,除非绳索三重三轻才顺着绳索下来,如果三日之内,看不到他出来,就不用管他,自己快逃,以后也最好绝了这个寻尸的念想,这个地方太邪,古老头自己都没有十分的把握。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样说,年纪又那么大了,提出和自己老爸一起下去,古老头指了指另一个人说,他完全不懂,你留他一个人在洞外,也是凶多吉少,你还是留下来照顾他吧,不过我想古老头应该也不怕心留一个外人在洞外,毕竟自己儿子在外面更可靠。交代一些事情之后,古老头就慢慢的进洞了,刚开始还能听到古老头的一些脚步声,随着绳子不断的放进洞,脚步声也是渐行渐远,洞外人的心也越吊越紧。走到一定的位置的,绳索也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正当大家担心的时候,绳索轻轻的拉了两下,这是代表平安的信号。也许古老头已经找到了该找的东西。接下来,就听到洞中传来了古老头喃喃的诵咒声,排教是湖南湘西辰州一代水上人家的秘密宗教,其所用的咒语,多不似人声,意义难明,但却以法力威猛,效果明显著称,随着古老头的咒声越来越急,洞外的天空似乎也开始起了变化,原本还比较晴朗的天空,突然开始变得阴沉,风也渐渐大了起来,洞内好像有着什么吸引力似的,吸扯的大风源源不断的灌入洞中,洞内的污浊腥臭的空气也逐步逐步排出洞外。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洞里猛地一声暴喝,四周一下子归于寂静,而这时的天空也已经慢慢变黑了。

入夜的森林显得格外的诡异,树影婆娑也好像有无数的鬼魅在窥探着洞外的两个人,说实话,死者儿子看到这个情景是蛮想一走了之,但是黑夜穿过森林下山比起呆在这里好歹有个人保护,可能更危险一些,两个人心里虽然紧张,但是眼睛却一刻不停地盯住那个洞口,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一丝火光从洞中闪过,就这么熬阿熬,一直熬到天亮,两个人一夜未睡,已经是深思倦怠,就在这个时候,绳索突然又摇晃了起来,一下,两下,三下,一共是三重三轻,是平安的信号,慢慢的将伸缩往外收,进洞时原本只要十多分钟的路程,这次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古老头出洞的时候,浑身多处淤青,脸色也显得很不好,明显是带伤在身,除了带下去的一个包裹之外,背上还多了一个布包。出洞时,示意儿子赶快先离开此地再说,三人回到宾馆,古老头躺在床上躺了一天,才恢复体力将洞中所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吓。

原来古老头那天进洞,走到洞的尽头,竟然发现洞底有一个简单的祭坛,而最先放进去的那条蛇,只留下了红绳断了摆在神坛前,蛇却不知所终,神坛的神明一看即非是善类,狰狞可怖,在他的脚下,却踩着一副人的骸骨,古老头觉得这幅骸骨可能就是他们千辛万苦所要找的东西,就开始动手将骸骨从神像脚下拖出来,骸骨拖出来的一刻,突然听到细微的叽叽嘎嘎声音,古老头新知不妙,只见一股黑气随着骸骨一齐冲了出来,在朦胧中黑气似乎幻化成了那个祭坛上神明的摸样,黑气源源不断的从祭坛底座冒出,古老头闭气不足,索性开口诵咒,招来神风,将这股黑气压制住,之后的时光就是古老头和这洞中的一只妖物的对抗,也在洞中,那只妖物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古老头,原来当日死者来到此地县城,巧遇一位山中的巫师,此时的死者已经是一无所有,万念俱灰,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问那位巫师可有改运之法, 巫师告诉有一法,可以逆天改运,但是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死者的命,用此者的魂魄,经过巫师的炼制,成为镇洞的精灵,然后将死者这一生余下的福报运气,全部转嫁到家人的身上,法术成功之日,就是他家东山再起之时,也是他的魂魄永不超生之时,洞中的那个妖物,原来就是他的父亲。只不过巫师当年告诉他父亲镇洞十年,他就会找另外的东西来换他父亲的自由,可是这一镇就再也没见过那巫师到来,他也再无出洞的自由。

老头带上来的东西,除了那副骸骨之外,还有一快石头,上面刻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就是他的老婆,一个就是他的孩子,有这个为证,骸骨的身份应该确凿无疑了,后来经过医院DNA的验证,果然就是事主的父亲。古老头事后还专门交待事主的儿子,除了选取风水吉地安葬之外,还要花钱去山上洞里,替他父亲重塑金身, 建庙祭祀,方能长保家韵不衰。

很久以前,一位好友曾经这样问过我,多少钱可以让一个人出卖自己?人活在世上,不贪心是假的,财色酒气,无不是让人产生贪念之物。问题是,你的度在哪里,你愿意为谁付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