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丛谈:河南耍蛇人,三代蛇缠腰,是传承还是诅咒?

今天讲个民间奇人的故事。

在90年代末,豫皖鲁等地民间有很多杂耍团队,河南的濮阳、安徽的广德、山东的聊城,这些都是比较出名的杂技之乡。

以往北方,每年的三月三各地都会举办庙会,而这庙会最大的看头就是杂技表演了。

我在信阳、阜阳、临沂都曾看过庙会,记得最清的一次还是在信阳,一个小县城里面,划了一块地儿专门办庙会,而且这庙会还分区,分儿童区和成人区。

儿童区就是简单的游戏项目,至于成人区嘛,我当时听人说里面是跳脱衣舞的,想要进去还得出示身份证,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跳脱衣舞的可能性很小,应该是肚皮舞之类的。(由此可见,我当时并没有进去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区,这个区就比较厉害了,成人儿童都可以进去,而且这个区都是一些特别刺激的表演,可能我说出来大家都不信,我当时是亲眼见的,舞台上的表演者从水缸里抓了一条小蛇,从鼻孔里塞进去最后又从嘴巴里钻了出来。

还有穿着肚兜的美女耍蛇,与蛇共舞亲吻的什么都是小意思,最让台下观众惊叫连连的是她吞蛇,把蛇吞下去后再吐出来,而且吞下去后她还张大嘴巴让台下的人看看,我当时真的是很仔细的看了,确定她嘴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后来又把蛇吐出来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原理。

不过让我记得最清的还是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年纪挺大了,头发花白,但人很精神,面庞红润,从布袋子里捞了条黄金蟒出来。

可能大家不信,但我说的话绝无半句虚假,真的是条黄金蟒,各位也不要问我这国家保护动物怎么用来表演了,那是好多年前,别说那老头,就是当时的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儿是国家保护动物。

那条黄金蟒被捞出来的时候很温顺,老头把它缠在自己的身上,围着脖子转了好几圈,搞的下面的人害怕到不行。

后来他让台下的观众上来互动,当时没人敢上去,而我是想都没想直接上去了。

那老头先是让我摸摸黄金蟒,我伸手摸了摸,蟒蛇并没有啥反应,而且我竟然还感觉很舒服,因为伸手摸上去的时候有种特别实在的凹凸感,一股凉丝丝的感觉仿佛能传遍全身,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那老头说蛇是冷血动物,夏天的时候接触能够让人静心,还有抚燥的效果。

然后他又把蟒蛇缠在我身上,说真的刚开始真是被吓了一跳,后面可能是为了证明这条蟒蛇并不是豢养的宠物,后台的工作人员搬了一个大水缸上来,就是以前农村的那种很大很厚实的水缸。

水缸搬上来后老头从怀里拿出来一根笛子,放到嘴边就吹了起来,这笛声刚响起来我身上的蟒蛇就吐着信子游到水缸上,一圈一圈的把水缸裹起来,随着老头的笛声蟒蛇开始收紧,笛声越来越快蟒蛇收紧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嘭”的一声,那口大缸竟被蟒蛇活活勒碎!

大缸被勒碎后惹得台下观众尖叫连连,然后老头问我还敢不敢再试试把蟒蛇缠身上。

我点点头说行,事实证明后面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也没有被蟒蛇伤害,蟒蛇在我身上待了一阵后就被老头用笛声召唤下去了。

不过那老爷子对我的胆量很是称赞,说他一般表演几乎是没人敢上台互动的,更别说蟒蛇碎缸后再互动。

其实我当时想的很简单,既然他敢让人上台互动,那么肯定是有几分本事的,虽然说百密必有一疏意外时常发生,但我深信那个意外降身的倒霉蛋绝对不会是我。

后来老爷子还带我去了后台,让我看看他的宝贝,一开始我还挺不屑的,心想一个江湖杂耍人能有啥宝贝,就算有怎么可能给我看。

等到了后台,他从一个密码箱里拿出来一个篮子,篮子上面盖着一块红布,他指了指说:“这篮子里面就是我的宝贝。”

说着他把红布掀开,掀开的一刹那我吓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篮子里面竟然盘着一条眼镜蛇,而且这眼镜蛇还是双头的!

可能是我见识太少,在那之前我一直听人说这世界上有双头蛇,可我并不怎么相信,直到那次看到了老爷子的“宝贝”我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这么稀罕的东西。

那天中午老爷子留我在他们后台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在吃饭前老爷子会在那条双头眼镜蛇前面摆个香炉,然后插上几根香,好像是在给蛇供香。

老爷子的举动让我很不解,见过给祖先供香的,见过给野鬼供香的,也见过给仙家供香的,但这给一条蛇供香又是怎么个说法?

虽然这蛇长了两个头,但这回事说白了不就是基因突变,老爷子这么做倒是让我感觉有些愚昧了。

可老爷子却说:“你不要小看它,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长虫,之前有个广东老板花二十万要买它我都没卖。”

老爷子这么一说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心了,我就问他这什么蛇能卖到二十万一条?

老爷子说:“说起来你别不信,你知道它今年多大了吗?”

“多大了?”我问道。

老爷子说:“比我的年纪还大,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它就是现在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这话我当然是不信的,可是老爷子又说:“就知道你不信,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你就知道了。”

老爷子告诉我,耍蛇这个活计从古代的时候就有了,在以前就是属于跑江湖的,不过这跑江湖耍蛇的跟跑江湖耍猴的还不一样。

耍蛇为了刺激观众用的都是毒蛇和巨蟒,一般人别说耍了,靠近都不敢怎么靠近,所以耍蛇这一行当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逐渐演化成了子承父业家族世袭。

耍蛇人都是需要从小接受训练的,换句话说也就是从小就跟毒蛇巨蟒打交道,老爷子他们家他爷爷是第一代耍蛇人。

老爷子说他本是南方人,爷爷年轻的时候跟峨眉山一高人修行了几年,习得一身耍蛇的本事后下山开始跑江湖。

最初的耍蛇跟现在是不一样的,最初的耍蛇有很多源自道教的东西,例如引蛇术和定蛇术,这都是需要画符做法才能完成的。

他爷爷就凭着引蛇和定蛇这两个术法名声在外,从刚开始一个跑江湖的伙计到最后成了当地“下榻生意”的掌柜的。(下榻生意:专门给江湖人住的客栈)

南方多山林,尤其是以前的南方,机器重工业都很少,人也不多,所以有些动物特别泛滥,这其中尤是毒蛇为最,经常有毒蛇伤人的事件发生。

在那个医疗条件还不完善的年代,被毒蛇咬到基本就是判了死刑。

讲到这可能有人会说怕被毒蛇咬不进山林不就行了,各位要是这么想可就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意思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以前南方很多地区都是靠山而活,吃的、喝的、烧的,哪一样不是来自山里面?

而且并不是说不进山林就没事了,那时候经常有山上的毒蛇跑到山下村落的情况出现,枕头下面、被窝里面、鞋里、缸里、锅里甚至是烟囱里都有可能出现毒蛇,根本防不胜防。

那会儿老爷子的爷爷还是个跑江湖的小伙计,虽然年纪小但本事一点不小,很多人都知道他会引蛇术和定蛇术,甚至还有不少人曾亲眼见他施展过。

当时的村民被山上的毒蛇嚯嚯的心惊胆战,生怕哪天不小心就被毒蛇夺走了性命。

最后不知道是谁说,听闻城里头来了个有本事的耍蛇人,何不找他帮忙给支个招。

这个城里头的耍蛇人指的就是老爷子的爷爷了,当时他被村民请过去驱蛇,他倒也没推辞,过去了就开始画符做法,没一会儿就说这山上的毒蛇已经全部驱走了。

他话是这么说但村民们显然不怎么相信,就这么一会儿蛇就没有了?

可是后来人们发现,这山上的毒蛇还真的就没有了,平日里倒霉了走一步能踩到好几条毒蛇,可是自从老爷子的爷爷给他们驱蛇了之后,别说毒蛇了,就是不毒的蛇也很少见了,就算见到了那蛇也会很快的远离人们。

就这样,老爷子的爷爷在当地小火了一把,可这驱蛇术人们看不清摸不着,不明所以的蛇就不见了,说他有本事呢也说不出来怎么个有本事,所以到最后人们让他再给露两手。

这两手露的就是引蛇术和定蛇术了,他当着人们的面把附近山上的蛇给引了过来,大的小的、黑的花的、有毒的没毒的,全部都被引了过来,当时台下观众耳朵边子上全是蛇吐信子的“沙沙”声。

但奇怪的是这些蛇没有一个伤人的,人们再仔细一看,好嘛,这些蛇就跟被施了定身术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只是吐着信子。

就这样,这几招本事彻底把他爷爷的名声打响,一时间多少达官显贵争抢着结交,甚至还被推到了“下榻生意掌柜的”位置。

老爷子说他爷爷也算是个人物,当上了下榻生意掌柜的后也没有忘本,谁家要是发现了毒蛇的踪迹,只需要跟他爷爷说一声,他爷爷就会过去施展引蛇术把蛇给找出来。

就是这么一位奇人,但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好。

老爷子说他爷爷一辈子耍蛇,最后被蛇缠腰给害死了。

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蛇缠腰,蛇缠腰在以前属于疑难杂症,先是从腰间出现一点密密麻麻的水泡,到后面开始围着腰衍生,远的一看就跟一条蛇缠在腰上没什么区别,所以当时民间都叫这个叫蛇缠腰,还有传言等缠了一圈人就会死,到时候神仙难救。

当时他爷爷患病后去峨眉山找师傅帮忙,而他师傅早在十几年前就仙逝了,他爷爷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回到家就让家里人开始准备后事,因为当时他腰上快缠了一圈。

家里人都说这是假的,以讹传讹的一个传说而已,可他爷爷却说是自己做错了事,当初下山的时候师傅就曾告诫他,不要轻易施展引蛇术和定蛇术,因为这世间任何事都是有规律的,不能轻易打破,一旦打破最后的因果还是会落在自己身上。

后面没几天,他爷爷就死了,死的时候蛇缠腰正好缠了一圈。

他爷爷死之前并没有把引蛇术和定蛇术传给他父亲,为的就是不想让子孙后代再走自己的老路。

但是因为走的突然,关于这两个术法的书籍没来得及烧毁,他父亲一开始也没有想着走父亲的老路,所以也没有学,后来因为那个动荡的年代,不得不学会用来自保。

改革开放后他父亲就不再施展引蛇术和定蛇术了,可是在一次酒后,被酒桌上的人怂恿便又施展了一次。

但那次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了的原因,有几条蛇没有控制住,结果造成了人们的惶恐,人们大叫吵着跑着,当时他爹的脸都吓白了。

还有的人拿着石头砸地上的蛇,还有拿镰刀把蛇砍成一段一段的,他爹当时哭着求人们不要伤害它们,结果杀红眼的人们根本不管那么多,到最后只留下了一地的蛇尸。

这些蛇本来是不会死的,可是因为他全部惨死,这因果自然也是落在了他的头上。

老爷子说他爹回去后就大病不起,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下葬的时候换寿衣家里人才看到他的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蛇缠腰缠了一圈。

那条双头眼镜蛇就是他爹给他留的,他说自己小时候就见过这条双头蛇,父亲死了后他以为这条蛇跑了,但没想到后来竟然又出现了,跟它一起出现的还有那条黄金蟒,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又做起了耍蛇的表演。

后面我问他有没有习得引蛇术和定蛇术,他摇摇头说没有。

我开玩笑说,你就这么把祖传的东西给丢了,这多亏啊。

他笑笑没说话,然后掀起衣服,在衣服下面,我看到他的腰上缠了一圈密密麻麻的水泡。

他告诉我:“这是传承,也是诅咒。”